首頁 > 商業 > 正文

釘釘雙線“戰疫”:2億上班族和5000萬學生“上云”

2020年03月0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陶力  

疫情期間,除了企業復工以外,各大中小學的“云”教育也是巨大的剛需。

【科技“戰疫”:平臺經濟的力量之十四】

數據顯示,2020年新春期間,中國超過1800萬家企業選擇遠程辦公,遠程辦公人員超過3億人,可見疫情之下遠程辦公需求激增。釘釘在此期間,迅速對平臺進行更新,尤其是為滿足企業復工復產提出了新的解決方案,目前運用釘釘“云辦公”的企業超過1000萬家,人數超過2億。這個市場引來眾多巨頭的競爭,不過,競爭必然會帶來行業服務的改善和技術的升級,這有利于市場的發展。在疫情下,網上課堂也成為釘釘的重要服務領域,目前,全國有30多個省份的300多個城市的教育局和學校選擇釘釘平臺開展直播教學工作,預計覆蓋全國5000萬學生。

“1月22日(大年二十九),釘釘就接到了很多客戶針對員工健康上報的需求。我們整個團隊從大年三十開始,就進入了作戰狀態。很快推出了第一個產品,叫員工健康打卡。但是這一次不是在一起,而是我們全部都在家,遠程在線作戰。”釘釘CEO陳航日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這是釘釘歷史上最快上線的產品,從評估到上線,前后只用了40個小時。

疫情的爆發猝不及防。就在釘釘接到需求的當天,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Ⅱ級應急響應,第二天武漢“封城”。迄今為止,“封城”已經40多天,而隨著全國各地復工復產的逐步展開,在線辦公的需求爆發。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20年新春期間,中國遠程辦公企業規模超過1800萬家,遠程辦公人員超過3億人。但是,這一領域并非新生事物,阿里、騰訊、華為等巨頭早在云計算領域布局,而阿里旗下釘釘、騰訊企業微信作為移動辦公平臺,已深耕多年。

BlackBerry亞太及日本地區銷售工程總監Jonathan Jackson認為, 自疫情發生以來,企業遠程辦公的需求激增,但其實居家或遠程辦公的理念由來已久,新技術的出現、員工工作習慣的不斷變化、全球互聯互通程度的加深,都對遠程辦公的快速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

競爭必然會帶來行業服務的改善和技術的升級。近日,釘釘就推出了釘釘5.0,除在社群運營中引入“圈子”外,作為一站式企業服務廣場的“釘釘廣場”也正式上線,其希望聯合生態合作伙伴打造一個一站式的企業服務廣場,為企業提供辦公應用、在線服務、定制開發、智能辦公硬件等,從而覆蓋所有的辦公場景,助力企業實現數字化的升級。

不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多名企業人士看來,遠程在線辦公對于企業來說,仍然需要培養用戶習慣。他們在等待回到辦公室的那一天。

數據顯示,2020年新春期間,中國超過1800萬家企業選擇遠程辦公。宋文輝攝

緊抓“復工”剛需

2月中旬,工信部辦公廳發布了《關于運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支撐服務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工作的通知》,明確支持中小企業運用云計算推動企業上云,重點推行遠程辦公、居家辦公、視頻會議等在線工作方式。

已讀未回、GPS打卡、奪命連環CALL,這是上班族給在線辦公總結的三大“要命”點。目前超1000萬家企業、超2億人用釘釘“云辦公”,釘釘的數據表明,在線辦公被拉到了聚光燈下。事實上,從2月3日全國復工開始,相當一部分企事業單位,出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需要,選擇了在線辦公。

大多數企業最常見的需求點是即時通信、文檔協作、人員及任務管理功能。甚至,釘釘還提供了重要疫情信息、工作安排,可通過軟件自動撥打電話提醒用戶。以蒙牛集團為例,該公司在疫情期間為疫情防控一線捐贈牛奶,需要將生產體系和物流體系運轉起來。

如何保持運轉?蒙牛集團助理副總裁、CIO張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本來春節是乳制品的消費旺季,疫情打亂了生產和供應鏈的節奏。“我們短短9天內,捐贈了價值7.4億元的牛奶,由我們自有的物流團隊直接配送到一線。涵蓋了31個省份,350個地級市,1800多個縣,送到了8000多家醫療機構和其他的防疫機構。”

為了確保一線物流人員的安全,蒙牛4.5萬人、80萬家門店、56個工廠全部部署了釘釘的健康打卡。“這次疫情給我們最大的經驗就是業務模式,新零售模式全覆蓋營銷的變革可以說是迫在眉睫,也迫使我們加快數字化轉型。”張決表示。

此外,無論是釘釘還是企業微信推出的無接觸考勤,都適用于人員密集的行業。如線下零售的門店、社區的門禁,以及制造業、辦公樓考勤等場景。借助在線平臺,都可以實現安全健康的工作環境。地處杭州的紅蜻蜓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國范圍內有4000家門店、19家辦事處和多處生產倉儲基地。2月10日,紅蜻蜓開始采用釘釘無接觸考勤,目前已經實現了安全復工。

在疫情期間,釘釘緊接著發布了在家上課的課程,以及支持在家辦公指南、員工健康以及浙江省疫情防控平臺等。但與此同時,復工帶來的巨大需求,也顯現了基礎網絡存在的短板。2月3日,釘釘和企業微信都曾發生故障,包括網絡卡頓、傳輸中斷等。

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培訓業務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期有相關的培訓伙伴都在反饋,最近因為直播和視頻會議使用的人非常多,以至于釘釘、企業微信都不太穩定。“大家也能理解,畢竟服務器都容量有限,而又有大量需求涌入。”

這對于企業也無疑是一場考驗。“我們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怎么在很短時間內教會所有用戶在線辦公,這次客戶需求是集中爆發,很多平時不在線辦公的企業,都需要快速了解如何使用在線辦公。”陳航透露,釘釘已經開放了302人同時在線的視頻會議系統,以確保每一個企業所有人在各地都能夠在家辦公,相互在線協同。

同時隨之產生的細分類服務也迎來機會。以電子合同為例,法大大官方數據顯示,疫情期間,該網站日均用戶注冊量是平時的8倍,峰值更可達20倍。“各行各業不管是在線辦公、溝通交易、復工備案還是人事招聘,其中涉及到的蓋章、簽字等,都少不了電子合同的幫助。電子合同實際上是協同辦公的基礎應用,這次疫情的爆發令企業對電子合同的需求更為迫切。”法大大創始人兼CEO黃翔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目前法大大平臺上累計合同簽署量超37億份,日均簽章調用量超2000萬次,存證區塊鏈高度超1650萬。

在線教育井噴

疫情期間,除了企業復工以外,各大中小學的“云”教育也是巨大的剛需。

對于畢業班的學生來說,還必須與時間賽跑。河南省淅川縣一名高三學生,因為家里沒有WIFI,他每天清晨爬上屋頂,借鄰居家的網絡在釘釘直播上課。這一舉動堪比現代版的鑿壁借光。

這側面展現出疫情期間在線教育需求的井噴,而在線教育市場也是釘釘“搶食”的戰場。

3月2日上午9時,在上海市嘉定教育學院辦公大樓的指揮現場,來自同濟大學附屬實驗中學語文老師陸萍用釘釘平臺開始了第一節互動課。通過釘釘群直播的群聯播能力,陸萍老師的直播互動課在八年級兩個班進行了聯播。

同濟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邵學文校長介紹,學校開展網課直播的老師人數為62人,3月2日全天有16個班級的學生參與,每個班級全天共五節課,覆蓋570名學生。

“當天的直播網課整體非常順暢,在較短的時間里主要從三個部分展開互動,第一部分是學生觀看空中課堂的分享,第二部分是我自己的總結回顧,第三部分是學生互動答疑。”陸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相比線下課堂,網課的節奏更快,老師和學生在課前都需要做更充分的準備。

為此,在剛剛過去的2月,該校在疫情期間組織了多次培訓,專門錄制了視頻面向全校老師進行釘釘直播網課的相關學習,對于學生連麥互動、耳機使用等問題進行專項答疑以確保網課的順利開展。

目前,全國有30多個省份的300多個城市的教育局和學校選擇釘釘平臺開展直播教學工作,預計覆蓋全國5000萬學生。尤其是在廣大農村區域,釘釘在線課堂直播免費開放給中國所有的大中小學使用。

“有很多老師,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對軟件是不太了解。但是智慧在民間,我們發掘很多了解我們的老師,他們會制作簡易易懂的教程和攻略,比我們做的還要更加生動、活潑。”陳航對于教育行業的普惠,感觸良多。而幾千萬人在同一個時間點在線,帶給團隊的技術、網絡巨大的壓力。

而對于小學生為釘釘打出的“一星”評價,在他看來可以理解。“實際上技術人員也是有點委屈。小孩子天性喜歡玩,要是我小時候天天上網課,說不定我也很討厭這件事情,可能也會打一星。”

陳航預計,隨著5G技術的發展,在線教育會真正迎來爆發。“這一次是真正的大規模同時在線授課,以前所謂的在線教育更多是網絡教育,它并不是實時的在線的并發教育。但是,它的發展取決于通訊技術的發展,現在配套的硬件設備、通訊技術還沒有發展起來,用戶端體驗并不算是流暢。”

不過,在線教育讓整個社會的教育資源得到更加高效、平等分配的同時,目前仍然是線下教育的一個補充。“線上和線下教育將會長期地并存,教育的本質依然是人點亮人,是言傳身教。所以老師的語言、老師的行動、老師的一次次的表揚,面對面的眼睛與眼睛的交流,依然是我們教育的根本。”陳航坦言。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