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沙特掀起原油價格戰,俄羅斯為何執意抵制減產?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鄭青亭  

眼看OPEC+會議未果導致油價暴跌,國際能源署(IEA)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敦促各原油生產國在面對新冠疫情時“采取負責任的行動”。

【全球原油價格戰】

在OPEC+就進一步減產談判破裂后,沙特大幅調低其主要原油定價,并計劃大幅提高原油產量。一場大規模的價格戰已不可避免。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在3月9日下跌幅度一度超過30%,NYMEX原油期貨價格最低逼近27美元/桶,而有機構認為國際原油價格將跌至20美元/桶。這背后是沙特、俄羅斯以及美國對國際原油市場份額的博弈,尤其在OPEC+減產后,不少市場份額被美國占有,沙特的舉措希望將其他高成本生產商擠出市場,包括美國頁巖氣行業的部分生產商。不過,原油價格暴跌考驗著各方的承受能力,全球金融市場激烈震蕩。不少分析認為,OPEC+將相互妥協而達成一份新的減產協議,以支持原油價格在合理區間。原油期貨價格大跌也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不少企業緊急套保以降低庫存風險,也有原油期貨多頭一夜爆倉。

眼看OPEC+會議未果導致油價暴跌,國際能源署(IEA)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敦促各原油生產國在面對新冠疫情時“采取負責任的行動”。

在OPEC+就進一步減產談判無果后,沙特果斷采取激進行動,不僅大幅調低其主要原油定價,并計劃大幅提高原油產量。一場大規模的價格戰已不可避免。

“這是歐佩克(OPEC)的冒險之舉,而且顯然是一場沒有贏家的賭博。”荷蘭國際集團(ING)大宗商品策略負責人沃倫·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認為,OPEC+未能就減產達成一致將徹底改變今年原油市場的前景。

“我們已經下調了ICE布倫特原油的價格預測。對于2020年第二季度,我們現在預計平均價格為33美元/桶,而之前的預測為56美元/桶。”帕特森表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來自上周OPEC和非OPEC的一場會議。在3月5日結束的OPEC部長級特別會議上,各國部長一致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2020年全球經濟以及原油需求預期造成顯著負面影響。預計全球原油需求增速下調至48萬桶/日,較2月預測的99萬桶/日減半。因此,OPEC石油部長3月5日表示,除了支持現有的210萬桶/日的減產措施外,他們還支持到2020年底之前減產150萬桶/日。

然而,在3月6日的OPEC+會議上,俄羅斯拒絕了這個擴大減產規模的提議,稱它只愿意延長將于3月底到期的210萬桶/日的減產協議。讓人沒有想到的是,OPEC對俄羅斯作出強硬回應,表示不再延長現有的削減計劃。

“談判破裂可能將導致210萬桶/日的供應重回市場,再加上,未來幾個月利比亞的產量有望恢復正常,這將使市場進一步增加100萬桶/日的供應。”帕特森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書面專訪時指出,這310萬桶/日的額外供應出現的時機是,原油市場原本就將在2020年第二季度出現過剩,且需求前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仍不明朗,這恐將讓油價進一步走低。

3月9日,國際能源署(IEA)在最新月報中表示,由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造成全球經濟活動停頓,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勢將出現逾10年來的首次萎縮。IEA將其2020年石油需求增長預期下調了110萬桶/日,至9990萬桶/日,比前一年減少了9萬桶/日。

3月9日,美、布兩油繼續走低,截至北京時間20時,分別報32.26美元/桶及35.72美元/桶,均下挫約22%。眼看OPEC+會議未果導致油價暴跌,國際能源署(IEA)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敦促各原油生產國在面對新冠疫情時“采取負責任的行動”。

比羅爾警告,低油價可能會使許多主要原油生產國,如伊拉克、安哥拉和尼日利亞,承受“巨大的”財政壓力并加劇社會緊張。

價格戰爆發

“我認為,價格戰已經開始。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3月6日說,各方將從4月1日起隨心所欲地供油。緊接著,沙特就下調了其石油的官方售價。”帕特森說道。

眼看俄羅斯拒絕合作,沙特第一時間采取行動。沙特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在3月8日晚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阿拉伯輕質原油期貨價格4月在亞洲的官方售價(OSP)下調6美元/桶,較阿曼/迪拜原油貼水3.10美元/桶;將面向歐洲西北部出口的官方售價下調至每桶10.25美元,較洲際交易所的布倫特原油價格低8美元。

據報道,沙特還計劃在下個月大幅增加原油產量,日產量將達到1000萬桶,甚至達到創紀錄的1200萬桶/日。

沙特的減價增產之舉會迫使俄羅斯重回談判桌嗎?帕特森說,“只有時間會給出答案。俄羅斯的目的是對美國石油業施加壓力,盡管這可能在中期發揮作用,但會產生怎樣的長期影響尚不確定。”

帕特森指出,毫無疑問,沙特和俄羅斯是這場價格戰中的主角。至于兩國斗法誰占上風,他認為,對俄羅斯來說,即便油價低于50美元/桶,也能實現財政收支平衡;而沙特則需要約80美元/桶,“從這一點來說,俄羅斯處于更有利的位置。”

沙特用降價增產的方式“挑戰”俄羅斯,恐將讓整個OPEC組織陷入危機。帕特森說,“過去,OPEC的有效性已經遭到多次質疑。實際上,OPEC早在2016年不得不拉一些非OPEC國家減產,就說明它的勢力已經不復當年。這在很大程度上確實要歸功于美國供應的增長。”

對于OPEC的命運,帕特森認為,這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國頁巖油氣業的發展,如果它繼續擴張,這將使OPEC的工作越來越困難。此外,如果OPEC無法像過去幾年那樣與非OPEC成員(特別是俄羅斯)合作,這將使該組織更加艱難。

俄羅斯為何拒絕

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研究院院長李紹先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這次俄羅斯和沙特不歡而散的最主要原因是利益出現分歧,以及試圖爭奪對油價的影響力。“兩家都缺錢,但不同的是,沙特想限產以抬高價格,但俄羅斯卻希望多賣,雙方的矛盾在這里。”

帕特森認為,俄羅斯放棄減產核心因素是減產擠壓了俄羅斯的市場份額,使得其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商的地位受到了威脅。“我認為,讓俄羅斯感到不安的是,盡管他們一直在削減產量,但實際上卻幫助美國頁巖氣行業擺脫了困境,因此,他們想結束這一局面。”

俄羅斯石油公司對俄羅斯同沙特分道揚鑣表示高興。該公司發言人米哈伊爾萊·昂蒂耶夫稱,它現在可以采取行動,提高其市場份額。

除此之外,美國一直在用制裁手段干擾“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也讓俄羅斯忍無可忍。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系研究所所長鄧金(Alexander Dynkin)對媒體說,“克里姆林宮已決定犧牲OPEC+,以制止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并懲罰美國對‘北溪-2’的破壞。”

“北溪-2”管道完工后每年將從西伯利亞油田直接向德國輸送多達5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這也成為整個大西洋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的焦點。美國財政部2019年12月宣布,將對“北溪-2”項目實施制裁,嚴重干擾了該項目的建設。“美國最近的制裁可能會使俄羅斯的決定(抵制減產)做得更容易。”帕特森說道。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張明認為,這次全球原油價格暴跌,直接原因是俄羅斯與OPEC在減產協議上談崩。但更深層次的原因,乃是沙特阿拉伯與俄羅斯在中東問題上的地緣政治博弈。敘利亞問題、伊朗問題未來一段時間依然撲朔迷離。

“只不過詭異的是,通常在中東地區地緣政治博弈加劇時,全球原油價格將會飆升。而這次沙特與俄羅斯之間的博弈,卻是以雙方‘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進行的。”張明說,除了博弈雙方都會受損外,美國的頁巖油氣生產商、中國的石油三巨頭也都會紛紛中槍。

3月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對該國財政部長和能源部長表示,“我們需要為不同的情況做好準備。”他說,目前尚不清楚這一原油局勢將持續多久,但對俄羅斯經濟可以應對任何后果有信心。

不過,李紹先認為,如果油價進一步走低,俄羅斯也將無法獲得預期的經濟收益。“實際上,現在放棄減產是兩敗俱傷,雙方最終還得回到談判桌前。”

中國能源需求出現復蘇跡象

油價走低將帶來什么影響?帕特森說,油價走低對出口商來說肯定是個壞消息,特別是那些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國家,而對中國和印度等大型原油進口國來說,通常是利好。但實際情況可能要復雜得多,因為較低的石油價格將對石油出口國的經濟產生影響,因此有可能削弱這些國家對一般商品的需求,有可能使一些國家(例如中國)的商品出口承壓。

與原油供給過剩相比,新冠疫情導致的需求疲軟可能是更大的問題。IHS Markit能源部副總裁吉姆·布克哈德在近日的電話會議中說,“我們將看到全球原油需求出現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單季同比下滑。可以說,這對石油市場來說意義重大。”

布克哈德強調,中國對全球能源需求的重要性難以被低估。他指出,在2003年爆發SARS疫情時,中國的原油進口量約為180萬桶/日,而美國接近1000萬桶/日;到了2019年,中國的原油進口量已增至1000萬桶/日,是2003年的5.5倍,而美國作為第二大原油進口國,刨除從加拿大的進口量,只進口了300萬桶/日。“中國自2017年起就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一直是全球原油需求逐年上漲的最主要來源。”

布克哈德指出,今年第一季度,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原油需求增長將由正轉負。“在疫情爆發之前,我們認為,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將占世界原油需求增長總量的一半以上。”但他指出,“我們的最新判斷是,中國2月的需求將下降300萬桶/日,整個一季度將下降120萬桶/日。”

不過,隨著中國的新冠疫情已逐漸得到控制,中國的需求已經出現復蘇跡象。“中國最糟糕的情況似乎已經過去。我們看到中國的燃料需求正在回升,煉油廠的利用率近幾周來也有所增加,這也說明了中國的需求在復蘇。”帕特森說道。

不過,帕特森同時指出,隨著新冠疫情在海外不斷蔓延,市場已經從對中國需求的擔憂轉為對全球需求的擔憂。“我仍然認為,鑒于疫情尚未在中國以外地區達到頂峰,因此,受疫情影響,需求還有進一步下降的趨勢。”

帕特森指出,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預測認為,今年將看到消費萎縮,而不僅是消費增長放緩。“不過,就目前而言,我們仍假設今年的消費將溫和增長。”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