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從31到7500例確診:還原韓國新冠疫情“震中”三周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姚瑤  

隨著疫情的不斷升級,是否會引發本土制造業混亂也成為了一大懸念。鑒于韓國在全球產業鏈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本土的生產中斷可能會引發全球的連鎖反應。

【全球“戰疫”】

三周時間,韓國的新冠確診病例從31例增長到了近7500例。90%的病例集中在大邱市(相當于中國的直轄市)和相鄰的慶尚北道,其中新天地大邱教會和慶尚北道清道郡大南醫院又成為了集中爆發點。讓人不禁思索,到底發生了什么?

韓國在1月20日確診了首例病例,之后一段時間,疫情發展平穩,自首例確診后的近一個月中累計的確診數為30例。

“中國疫情爆發后,韓國防控得不錯。不過,從2月13日開始有點大意了,當時是三天沒新增。但之后就出現了一位 ‘超級傳播者’。”美國智庫對外關系委員會(CFR)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據中國駐韓國大使館網站9日消息,中國駐韓國大使館新聞發言人9日表示,中方將于3月10日起向韓國出口口罩,首批500萬只,包括普通醫用口罩和N95口罩。發言人表示,今后中方還將繼續向韓國出口口罩。

一切從“31號病人”開始急轉直下

直到2月中旬,韓國的疫情都是可控的,形勢從2月18日確診的“31號病人”開始急轉直下,該病人的“新天地”教會教徒身份在整場疫情中成為了關鍵。在被確診的幾小時后,韓國政府公布了“31號病人”近期的詳細活動軌跡,包括12個時間節點和具體地點。

1月29日,該病人曾離開居住地大邱市前往首爾,拜訪了一家位于商業區江南區的公司,據韓媒報道,該公司與“新天地”教會有關。

回到大邱后,該病人在2月6日晚間遭遇了一次小型交通事故。2月7日,她去了當地的一家韓方醫院(韓國傳統醫院),表示有頭疼的癥狀,并于當日住院。在住院的第三天(2月9日),該病人離開了醫院兩小時,去參加大邱新天地教會7點半開始的晨會。2月10日開始,其開始出現發熱癥狀。

2月15日,基于熱度不退的癥狀,醫生建議病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但遭到拒絕,理由是自己并無近期中國旅行史。病人隨后乘坐出租車離開醫院去大邱市東部的一家酒店和朋友一起用了自助餐(上午10:00到12:30)。次日早上7點半,她又參加了一次教會活動。

2月17日,病人的狀況開始惡化,于當地時間下午3點半乘坐出租車到當地一家公立醫院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并于當日轉院。2月18日,她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

另有報道稱,該病人還有可能參加了吸引不少新天地教徒到場的教主胞兄的葬禮,葬禮正是在1月31日至2月2日間在慶尚北道清道郡大南醫院舉行。

截至目前,仍然不清楚“31號病人”的感染經過,韓國官方在3月1日發布消息稱,“新天地”教會的部分教徒在今年1月曾到訪過武漢。

但無疑的是,大規模的感染已經造成,據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通報,該病人的接觸者達到了1160人。“31號病人”成為韓國疫情的轉折點,確診病例從31例開始呈指數式激增。大邱和慶尚北道成為了韓國疫情的“震中”。

積極“應檢盡檢” 但醫療資源緊張

自此開始,韓國拉開了抗“疫”大幕。

2月20日,韓國中央應急處置本部副本部長金剛立表示,疫情已從海外流入韓國,進入社區傳播階段。截至當日,韓國有42起確診病例與“31號病人”有關,防疫部門已對與該病人一同參加活動的新天地大邱教會1001名教徒實施居家隔離措施。

2月23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宣布,將新冠病毒疫情危機預警級別上調至最高的“嚴重”級別,大幅強化防疫應對體系。這是韓國政府繼2009年甲型H1N1流感后,時隔11年再次發布最高級別的傳染病預警。同日,韓國教育部宣布全國學校推遲開學。

韓國政府在2月25日決定將大邱和慶北兩地劃為特別管控區,采取超強“封鎖措施”阻斷疫情的蔓延,最大程度地阻斷新冠病毒的傳播,但并非一刀切的“封市封道”;同日還宣布將排查“新天地”教會總計21.5萬名的成員。

2月26日,韓國確診人數破千,政府建議民眾暫停聚集性活動,推遲或取消不必要的人群聚集性活動。

“在疫情爆發之后,韓國政府的應對做得不錯。一方面是借鑒了中國的一些做法,用了類似的 ‘戰疫’等動員口號。不同之處是,韓國盡量想將疫情對社會和經濟活動的影響控制在最小。對疫區采取的是自愿性的活動限制(voluntary lockdown),這種做法還有助于降低民眾的恐慌。另一方面全力推進檢測,可以說韓國是中國之外檢測最積極的國家。”黃嚴忠說。

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 韓國還采取了創新的應對方式。為了盡快篩查感染者,韓國近期推出了“免下車”病毒檢測采集站,整個檢測采樣過程只需幾分鐘。截至3月3日,韓國已設立了超過500個“免下車”病毒檢測采集站,并已檢測超10萬人。

但是“應檢盡檢”的做法帶來了一個問題,就是醫療資源的緊張。

“新增病例的不斷上升,讓韓國面臨了和武漢早期一樣的問題,就是病床不夠。韓國本身的醫療條件是不錯的,但一下子新增那么多病例,導致醫療資源開始出現緊張的情況,還有就是防護資源的短缺。”黃嚴忠說。

3月6日,韓國保健福祉部宣布,緊急修訂的《傳染病預防管理法實施條例》即日開始實施,在新冠病毒肺炎等甲類傳染病蔓延期間,韓國防疫部門有權禁止口罩、洗手液、防護裝備等醫療物資出口。

除了上述措施外,韓國政府在3月4日公布了7年來最大規模的補充預算案達11.7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84.3億元),計劃在未來兩個月內完成執行75%的補充預算,以支持經濟。

而隨著韓國確診病例的不斷激增,對韓國實施入境管制措施的國家和地區也越來越多。截至3月9日,對韓國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國家和地區為106個,其中禁止自韓人員入境或允許離韓后過一定時間后入境的國家和地區為43個。

“這是全球衛生治理體系中長期存在的問題,2009年爆發H1N1流感時候也發生過類似情況。一個國家采取越透明、越積極的防疫措施,反過來卻遭到其他國家或地區越嚴厲的(旅行)限制,在全球層面還是缺乏一個能在其中協調的角色。”黃嚴忠說。

那么各界是如何判斷韓國未來的疫情走勢的?

“目前死亡率在0.6%-0.7%間,還是控制得挺不錯的。目前韓國疫情進入了高發地帶,未來走勢如何,取決于大邱地區封鎖的有效性。”黃嚴忠說。

3月8日,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韓國抗擊疫情取得進展,并對韓方承諾將捐300萬美元助力全球抗擊疫情表示感謝。

韓國官方的判斷是疫情有所控制,但還未迎來拐點。3月9日,韓國中央災難安全對策本部對外表示,疫情擴散速度確實有所放緩,但零星分散的感染個例不斷出現,形勢依然嚴峻。當前需要集中一切力量爭取迎來拐點,政府將在全力遏制本土社區擴散的同時,嚴防境外流入。

截至3月9日16時,韓國累計確診7478例,其中近八成屬于集體感染,累計死亡53例。大邱市和慶尚北道地區的確診病例占整體的9成以上;其中與新天地教會的相關感染病例占整體的6成以上。截至目前,韓國累計對超18萬人進行了病毒檢測,其中約16萬人的檢測結果呈陰性,其余近2萬人的結果尚未出爐。

除大邱市和慶尚北道外,韓國確診病例過百的地區還有京畿道、首爾市和忠清南道等。

支柱產業恐遭沖擊波

讓我們來算一下韓國的疫情“經濟賬”。

隨著疫情升級,市場開始愈發擔心疫情對韓國經濟的沖擊,相關分析指出,疫情若持續升級,恐將對韓國的出口、消費、旅游和制造帶來全方位的打擊。2月27日,韓國央行出人意料地宣布不降息,但將2020年的增速預期從2.3%下調至了2.1%,前提條件是韓國疫情在三月份見頂,預計影響將集中于一季度。

摩根士丹利在近日預測稱,韓國一季度的增速將放緩至同比1.0%-1.3%,而去年四季度的增速為2.2%。該行還認為,韓國央行對于今年上半年做出的2%的增速預期有點過于樂觀,風險仍然偏下行,預計韓央行將在4月份降息。

3月2日,經合組織(OECD)發布《中期經濟展望報告》,將韓國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從去年11月的2.3%下調至2%,經合組織還建議韓國采取預防性降息。

“疫情對于韓國經濟有雙重的負面影響,首先是從外部角度來看,鑒于韓國對于中國零部件的高依賴度,那么就會帶來供應鏈的沖擊。再看需求角度,一方面來自中國的需求下跌,另一方面由于本土疫情升級,本土需求也將遭到沖擊。”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Alicia Garcia Herrero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隨著疫情的不斷升級,是否會引發本土制造業混亂也成為了一大懸念。鑒于韓國在全球產業鏈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本土的生產中斷可能會引發全球的連鎖反應。

據OECD公布的數據顯示,韓國7成的電子中間品出口至中國,與此同時,韓國又從中國進口大量的中間品,近50%的電子中間品來自于中國。

“影響不止于韓國,即便一些國家并未受到疫情的直接影響,但有可能遭遇供應短缺,進而影響當地的制造業。”荷寶亞太及中國股票投資團隊基金經理 Joshua Crabb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韓國疫情集中在大邱市和相鄰的慶尚北道,而隸屬于慶尚北道的龜尾市是韓國內陸最大的電子工業城市,擁有6.6平方公里的工業區,包括三星和LG等在該地設有工廠。

目前韓國官方并沒有要求停工停產,也沒有封城。但從2月下旬開始,龜尾工業區陸續開始有生產活動因疫情而暫停。三星的龜尾手機工廠自2月下旬發現首例確診而暫時停產后,截至目前已發現6例確診,并累計停產三次,最近一次停產已于3月8日結束。但鑒于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三星決定將數款手機的生產轉移至越南的生產基地。

三星并非個例,3月1日,LG電子的子公司LG Innotech龜尾工廠區內的一家銀行確診1例感染者,受此影響,LG顯示模組工廠停工至3月3日。

星展銀行近日發布的研報指出,韓國是全球最重要的芯片制造國之一,全球的DRAM市占達到7成,NAND閃存占到45%。在亞洲,中國及越南高度依賴韓國所供應的相關產品。中國約3成的電子中間品來自韓國,越南則為24%。目前,三星和SK海力士半導體工廠所位于的京畿道地區疫情不重,因此半導體的生產運作正常。

星展銀行還指出,韓國的制造業擁有世界最高的自動化率(機器人和智能制造),尤其是半導體生產,因此即使是限制人員往來,對于前者的影響不會很大。目前中國的電子產業正努力復工,預計產業鏈上下游在未來一兩個月內將繼續感受到連鎖效應。如果韓國的形勢進一步升級,那么連鎖反應將進一步惡化。

在產業鏈高度全球化的現狀下,疫情通過產業鏈所傳導出的連鎖效應的復雜度不容小覷,這在韓國汽車業已有很明顯的體現。

由于一些零部件高度依賴于從中國進口,韓國汽車制造業首先感受到了來自中國疫情爆發的第一波影響,多家汽車廠因零部件停供而停產,韓國現代汽車是中國外首家因供應鏈中斷而暫停生產的大型車企。第二波影響來自于本土疫情的升級,2月底,現代汽車位于韓國蔚山的第二工廠內發生1例感染者,隨后決定暫時停產。除此之外,現代的本土供應商中也出現了確診病例,進而波及現代,大邱和慶尚北道聚集了不少汽車零部件供應商。

“如果韓國制造業陷入進一步的混亂,預計肯定會通過全球供應鏈進行傳導。但我認為關鍵還是在于中國方面的生產何時能夠完全恢復正常,要知道中國出口的中間品占到了全球的三分之一。”Herrero說。

星展銀行分析稱,韓國疫情的不確定性仍然很高,鑒于大邱和慶尚北道感染人數的激增,未來幾月傳遍全國的擔憂是存在的。屆時韓國政府可能會進一步強化圍堵措施,進而對生產活動造成更多的混亂。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