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2019年首例IPO撤單者重返“考場” “煉乳大王”熊貓乳品再沖A股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藝藝  

2019年首例IPO“撤單”的國內“煉乳大王”——熊貓乳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熊貓乳品”),于3月6日重返IPO考場。

2019年首例IPO“撤單”的國內“煉乳大王”——熊貓乳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熊貓乳品”),于3月6日重返IPO考場。

3月6日當天,熊貓乳品在證監會官網披露了更新后的招股書,擬登陸深交所創業板,發行股票不超過3100萬股,保薦機構為中信建投證券。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2018年11月12日,新三板掛牌的熊貓乳品首次向證監會報送IPO申請文件,擬登陸上交所主板。不過遞交材料不到兩個月,熊貓乳品于2019年1月10日向證監會申請撤回申請材料,成為2019年首家IPO“撤單”的企業。

除了變更擬上市板,熊貓乳品此次首發募資額,相比之前縮水逾一成。

最新招股書顯示,熊貓乳品擬募資約5.52億元,用于蒼南年產3萬噸濃縮乳制品生產項目、濟陽二期年產2萬噸濃縮乳制品項目以及營銷和應用中心項目3個項目,盡管募投項目未變更,不過募資額相較此前的約6.21億元,縮水約11.03%。

熊貓乳品在招股書中展望,募投項目實施后,將進一步擴大煉乳產能,同時,公司將新增稀奶油產能5000噸、奶酪產能5000噸。

一年后重返“考場”

從溫州蒼南走出的“熊貓”品牌創始于1956年,是一家迄今已有64年歷史的老字號企業,2010年獲評為“浙江老字號”,主要產品為“熊貓牌”系列調制甜煉乳、全脂甜煉乳、調制淡煉乳、全脂淡煉乳、馬蘇里拉奶酪、兒童奶酪棒、稀奶油等。

根據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統計,其拳頭產品“熊貓牌”煉乳,2018年銷售規模僅次于雀巢,是國內市場第二大煉乳品牌。

此外,熊貓乳品近兩年投資新建了奶油和奶酪生產線,陸續推出了稀奶油、馬蘇里拉奶酪和兒童奶酪棒等新產品。

招股書顯示,香飄飄、蒙牛乳業、達能乳業、金絲猴均為熊貓乳品的客戶。

作為國內“煉乳大王”,熊貓乳品早在5年前開啟了資本之路。

2015年6月16日,熊貓乳品掛牌新三板,一年多后的2016年10月11日,其向浙江證監會報送上市輔導備案材料,隨后與中信建投簽訂關于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的合作協議,正式啟動IPO進程。

2018年11月12日,熊貓乳品向證監會報送了IPO申請文件,2019年1月2日收到了證監會下發的審查反饋意見,不過1月8日,熊貓乳品董事會決議終止IPO申請,可謂“閃退”。

當時,熊貓乳品解釋,“基于經營發展戰略需要,經過審慎研究,公司決定調整上市計劃”。

證監會的反饋意見,無疑是關鍵。熊貓乳品是否對反饋問題作出了完整的答復,目前尚未知曉。

不過,浙江一家公司的財務總監分析指出,“熊貓乳品的產品結構較為單一,客戶集中度高,其收入的合理性、成本的真實性、利潤與行業發展趨勢是否相符,都可能是監管層關注的問題。”

到了2019年10月25日,熊貓乳品再次向A股發起沖刺,其向浙江證監局提交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并且已經獲得受理。

那么,為何在撤回申請材料一年后,熊貓乳品再次申請IPO?又緣何變更擬上市板以及擬募資額?

3月9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此致電熊貓乳品證券事務部,并發送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暫未得到回復。

業績下滑跡象已顯

熊貓乳品介紹,其所處的濃縮乳制品加工, 原材料奶粉主要從新西蘭恒天然進口,白砂糖主要向廣西糖網和中糧糖業采購。

目前,熊貓乳品在浙江蒼南、山東濟陽、海南定安設有3個生產基地。

分析來看,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實現營收分別約4.09億元、5.34億元、6.02億元及4.09億元,對應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約8553.4萬元、8691.25萬元、9475.26萬元、4004.8萬元。

盡管作為國內第二大煉乳品牌,但熊貓乳品的業績略顯單薄。

2016-2018年,熊貓乳品的營收年均復合增長率達21.34%,2017年營收增幅超過30%,但2017年凈利潤只象征性增長1.6%,此外,2019年業績出現了下滑跡象。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的營收較2018年同期增長0.65%,但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滑36.77%,同時,扣非后凈利潤由2018年同期的5802.59萬元下降至3559.33萬元,下降幅度38.66%。

對此,熊貓乳品解釋為“由于2018年以來公司陸續推出新產品,擴大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并持續擴大銷售團隊規模,導致固定資產折舊和銷售費用明顯上升,其中,前三季度制造費用同比上升約752萬元,銷售費用同比增加約691萬元”。

從招股書可知,熊貓乳品的山東濟陽一期項目于2018年下半年投產,“2019年山東新廠設備和生產工藝都處于磨合中,生產損耗較大,導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而熊貓乳品的凈資產收益率持續下降,也是一個危險信號。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歸屬于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46.40%、22.85%、21.74%以及 8.80%。

此外,熊貓乳品產品結構較為單一,對前五大客戶的依賴性較高。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前五大客戶營收總額分別為1.46億元、1.94億元、1.86億元以及1.1億元,占其當期營收的比重分別為35.64%、36.29%、30.98%以及27.08%。

其中,2016-2017年,聯合利華(中國)有限公司均為熊貓乳品第一大客戶,同處浙江的上市公司香飄飄(603711.SH)2016-2017年是其第二大客戶,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更是晉升為其第一大客戶。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向香飄飄的銷售金額占其濃縮乳制品銷售收入的14.54%、16.23%、16.45%和9.12%,香飄飄成為其煉乳產品主要的直銷客戶之一。

“熊貓乳品體量比較小,主要集中在華東和華南市場,對大客戶的依賴度比較高,這類企業抗風險能力比較弱,能否成功上市,關鍵還是看其業績的穩定性”,3月9日,一位不愿具名的食品行業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值得一提,熊貓乳品特別提到了此次疫情的潛在影響風險,“2020年初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消費者可能會選擇遠離人群和減少聚會,以盡量降低感染風險,餐飲服務業的經營容易受到沖擊,進而對公司的業績造成一定沖擊。”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