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原油“閃崩”沖擊鏈:煉廠鎖價窗口開啟 油服巨頭或重歸收縮時代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董鵬  

北京時間3月9日6∶22,Brent原油期貨從45.5美元/桶瞬間跌至35.86美元/桶,隨后更是創下了31.02美元/桶的新低。

北京時間3月9日6∶22,Brent原油期貨從45.5美元/桶瞬間跌至35.86美元/桶,隨后更是創下了31.02美元/桶的新低。

這一價格已經十分接近國際大行給出的目標價,如高盛便將Brent原油期貨的二季度價格預期為30美元/桶,而荷蘭銀行的目標價則為33美元/桶。

面對單日如此巨大的跌幅,誰也不知道國際油價的底部在哪里,但是絕大多數的市場參與者認為短期油價將延續下跌。

而被稱為“大宗商品之王”的原油涉及產業眾多,不僅可以生產汽、柴油等燃料,還可以生產超過6000種化工品,本輪油價暴跌所帶來的產業傳導效應也將隨之凸顯。

大致劃分,主要包括上游開采、油服,中游石油煉化,以及下游石油化工三個環節,所受影響又不相同。

映射到資本市場上亦是如此,如美股油服巨頭斯倫貝謝當日盤前便大跌逾14%,而煉化環節的A股公司上海石化(600688.SH)則連續兩天漲停。

煉廠“鎖價”急

“對于中國這類加工為主的進口國而言,油價下跌反而是利好的,一方面生產成本有望降低,另一方面受益于國內成品油的熔斷機制,成品油價格可以相對鎖定。”隆眾資訊原油分析師孫克文9日介紹稱。

他提到的熔斷機制,是指國家發改委在2016年1月公布的定價機制,上設130美元、下設40美元的原油波動上下限,超過這一區間時,國內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不作調整。

而經過3月9日的大跌,Brent、WTI原油期貨均已跌破40美元的調價下限。

這對于煉化企業而言,顯然是一次低價“拿貨”的機會。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近期山東地區煉廠鎖價動作十分頻繁。

“哪怕油價繼續跌,他們也會繼續選擇鎖價。”孫克文反饋稱,一方面是由于國內成品油調價的熔斷機制,另一方面是由于國內成品油產品本身并無對應的期貨價格,煉廠多是參照歷史價格及經驗進行鎖價。

不過,由于國內煉廠采購的原油具備一定的延后性,多為“M+2”周期,比如當前煉廠使用的原料來自于1月份采購的原油,而彼時價格超過60美元。

“按照現在的成品油價格來看,煉廠是處于虧損的,所以油價下跌能否對中游煉化形成利好,關鍵要看低油價能夠持續多長時間。”孫克文表示。

不過,二級市場層面已經率先做出反應。

3月9日,在上海石化封住漲停后,中國石化(600028.SH)午后迅速走高,盤中一度大漲逾6%。

雖然成本下降的邏輯同樣適用于下游化工產品,但是由于產業鏈傳導需要時間發酵,各自又具備不同的供需關系,所以短期內能否受益仍存較大不確定性。

相對確定的是,由于原油短期內巨大跌幅所帶來的情緒性沖擊,這在9日的期貨市場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當日,石化下游的燃料油、瀝青、PTA、甲醇、聚丙烯和塑料期貨主力合約全部跌停,由于本身有跌停板的限制,跌勢可能還未結束。

“考慮金融屬性,原油價格走勢一般領先下游能源類、化工類產品。”卓創資訊分析師劉新偉9日指出。

在他看來,油價還可以通過石腦油等化工品價格影響紡織品(服裝)成本、通過汽油價格影響運輸成本、通過其他燃料價格影響電力成本并進而影響居住和服務業成本,甚至影響農產品進而傳導至食品價格。

開采、油服或重歸下降周期

與上述行業所受到的潛在間接影響不同,若國際油價長期保持低迷,上游勘探開采及相配套的油服行業將重新步入下降周期。

而就當前情況來看,市場各方普遍預期30美元/桶的價格并未完全釋放油價下跌的風險。

華南一位長期跟蹤能源市場的公募研究員9日表示,“按照0PEC歷次談判的表現來看,國際油市的動蕩可能才剛剛開始,在供需雙殺的格局下,預計上半年油價都難有較好表現。”

對比歷史數據可以看出,上一輪國際油價下跌始于2014年四季度,止于2016年初,至2017年四季度方才重新站上60美元。

在此期間,“兩桶油”經營業績均出現了不同程度地下滑。

以中國石油為例(601857.SH),2014年凈利潤為1072億元,至2015年下滑至356.53億元,2016年進一步下滑至79億元。

相比之下,中國石化2015年利潤小幅下滑后,2016年則小幅增加至511億元。

這主要是因為前者油田勘探開采收入較多,后者則是依靠終端成品油銷售支撐更為明顯,所以在原油下跌期間,兩家公司表現出的抗風險能力存在顯著差異。

前述煉化企業受益的邏輯,亦同樣適用于中國石化,只是由于公司與中國石油均為一體化企業,同時業務收入來源較多,拉動效應不如上海石化那般明顯。

另外,低油價狀態還可能會促使中國石油等上游開采企業資本性開支的減少,進而對配套的油服行業產生沖擊。

繼續以上一輪油價下跌期間為例。

2012年,Brent原油期貨在100美元/桶上方運行,當期中國石油資本性支出為3525億元。2015年油價跌破60美元/桶,公司資本性支出縮減至2022億元,并于次年創下1724億元的新低。

直至2017年國際油價企穩,中國石油資本性支出方才見底回升,這一規律放在海外上游開采企業同樣適用。

這對于油服行業而言,則意味著收入“總盤子”的減少,2016年中海油服(601808.SH)、石化油服(600871.SH)便曾出現過雙雙虧損過百億的一幕。

只是由于油服行業業績波動,與原油價格波動、上游資本性支出存在一定滯后性,目前尚不能斷定是否會受到低油價的拖累。

主要變量在于,未來國際油價會跌到20美元,還是10美元?低油價又會持續多長時間?畢竟過低的油價,對于沙特、俄羅斯都不是好事。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