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社論丨原油價格戰或引發連鎖反應,中國需預防境外金融風險輸入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一方面,我們要在確保科學防控的基礎上,推動有序地加快復工復產;另一方面,要繼續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正逢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蔓延之際,沙特阿拉伯在與俄羅斯的產量談判未果后,采取激進措施,在上周末突然宣布大幅下調原油價格,降幅達到至少20年來的最高水平,并計劃下個月將石油產量提高到遠超每日1000萬桶的水平。這引發國際油價大幅下跌,紐約原油期貨一度跌至27.34美元每桶,創1991年美國在伊拉克發動戰爭以來的最大跌幅。截至3月9日20時,紐約原油期貨價格約為32美元每桶,下跌23%左右。這進而引發全球股市暴跌。

由于新冠疫情導致世界市場上的石油需求大跌,OPEC與俄羅斯通過談判磋商減少產量維持價格。在俄羅斯否定后,沙特發動了價格戰。沙特原油每桶成本在10美元左右,俄羅斯每桶大約17美元,美國頁巖油成本更貴,約40美元左右。這場價格戰如果持續下去,將可能帶來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后果。

首先,一些國家的財政嚴重依賴石油收入,比如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等,如果石油銷售收入大幅銳減,其財政收入也會相應萎縮,可能引發一些國家內部的經濟危機與動蕩。比如,財政缺口的擴大會導致主權信用的降低,并可能導致債務違約,從而陷入不良循環。發生于2014年的上一次價格戰就帶來了這樣的后果,俄羅斯還要面臨美國制裁的疊加因素。當前的石油價格戰恰逢疫情引起全球石油需求減少、資本市場動蕩之際,因此,要謹防其引發次生災難的可能。

其次,2014年石油價格戰主要起因是OPEC想要打垮美國頁巖油公司,以失敗告終,但現在卻可能引起美國金融風暴。在上一次價格戰中幸存的頁巖油公司,為了避免OPEC可能再次出現的價格“屠殺”,并與OPEC爭奪市場份額,近年大幅舉債投資和生產,一舉將美國推向最大石油生產國的寶座。得益于美國國內流動性泛濫的環境以及股市節節上升的樂觀氣氛,在過去幾年里,美國頁巖油公司以高利率發行了大量債券。根據穆迪公司的數據,在未來四年里,北美油氣公司總共有超過2000億美元的債務將到期,2020年到期的債務就有400多億美元。但不幸的是,這些公司都沒有盈利。毫無疑問,沙特的價格戰可能導致頁巖油公司的債務遭到拋售,因為這些企業可能會遭遇流動性壓力,債務違約。2015年,美國與加拿大的頁巖油行業就曾出現過大量破產現象。

讓人擔憂的是,頁巖油公司債務問題將蔓延至整個高收益債市場,并進一步在美國整個金融市場引起連鎖反應。與2014年到2015年資本市場相對穩定比較,現在更不利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已經引發歐美股市在過去一個月內大跌10%以上,石油價格戰來得不是時候:歐洲和美國正在應對疫情,石油價格戰為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的市場增加新威脅。投資者避險情緒高漲,北京時間3月9日,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跌破0.5%,英國十年期國債則大跌50%以上,一度跌破0.1%。

目前的世界局勢和經濟形勢比較復雜,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全球供應鏈并削弱需求,再加上以石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大跌,通縮效應可能導致全球經濟面臨蕭條的可能。與此同時,美國股市的泡沫崩潰以及公司債務杠桿可能導致一場小型的金融危機。與2008年不同的是,目前發達國家普遍出現零利率現象,公司債務率過高而喪失加杠桿空間,貨幣政策空間不大,各國政府舉債的能力也受到限制。

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還有相對充裕的空間,同時,中國疫情防控工作措施有力,經濟正在逐漸恢復。我們需要把握好我們有利的財政與金融政策空間,也要同國際社會一道共同抗“疫”。同時,我們一定要像防控輸入型病例一樣,預防境外金融風險的輸入,為可能到來的全球經濟的嚴峻形勢做好準備。一方面,我們要在確保防控的基礎上,推動有序加快復工復產的速度,讓生產和消費運轉起來;另一方面,要繼續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未來高質量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