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這波牛市措手不及”: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創18年新低

2020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事實上,中美利差的擴大,意味著中國的貨幣條件在利率層面是偏緊的,已引發全球資金流入中國,從而推動人民幣匯率走強。

“春節后還感覺方向不太清晰,上周美聯儲降息后,債券市場收益率創出新低,這波牛市真是措手不及。”某外資行高管3月9日如是感嘆。在債券市場上,債券收益率與債券市值成反比:當收益率走低時,債券市值上升,債市走牛;反之則是熊市。

Wind數據顯示,3月9日,中國10年期國債活躍券收益率下跌10個BP報2.52%,突破2016年的低點,創2002年以來的新低;30年期國債活躍券收益率降15個BP報3.13%。期貨方面,國債期貨大幅收漲,盤中三大主力合約均創上市以來新高。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避險情緒愈演愈烈,全球股市、商品等風險資產大跌,美債收益率連續刷新紀錄新低,國內債市大漲。”北京某大型券商債券交易員稱。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本次中國債收益率大幅下行,主要因為海外疫情蔓延,避險情緒濃烈,資金涌入債市。同時市場預期,隨著海外貨幣政策寬松力度的加碼,中國也將加大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力度,因此債券收益率的下行空間打開。此外,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下行后中美國債利差加大,海外機構增持中國國債,進一步推動收益率下行。

“保守一點估計,在全球降息潮和利率下降趨勢不逆轉的情況下,中國國債收益率繼續下行的空間還是有的,即使按照2.2%-2.3%這個不算激進的目標看,10年國債收益率在目前的水平上還有30-40bp的下行空間。”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董事總經理陳健恒表示,“如果激進一些,想象力更大一些,那么這個下行空間就更大了。”陳健恒稱。

雖然債市大漲,但交易員繼2016年后再度“擔心起自己的職業生涯”。2016年8月,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破2.7%,當時某券商發布報告稱,底部收益率在1.7%-2.1%的區間,被市場人士調侃為“職業生涯還剩100BP”。如今,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再次落至2.7%以下(目前為2.5%),機構和交易員也在關注其還有多少下行空間。

為何下行?

10年期國債收益率變化與宏觀經濟表現、宏觀政策調整最為密切,市場上10年期國債的交易也最為活躍,因此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成為債券市場的標桿利率,其變化反映了債券市場的走勢。當然,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走勢一定程度上與股市有聯系,但這個聯系是負向的。

Wind數據顯示,2020年以來,10年期國債收益率整體呈下行趨勢:由年初的3.15%降至春節后的2.8%左右,此后在2.7%-2.9%之間徘徊。但3月3日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快速下行,五個交易日下行了22BP,其中3月9日單日就下行了10BP。

“我們一直倉位比較高,所以沒有錯過這一波行情。上周還加倉了一些利率債,今天看來收益還是不錯的。”前述北京大型券商債券交易員3月9日表示,“畢竟美債是全球標桿,具有指引的作用。”

美債收益率從3月3日快速下行。當日美聯儲超預期降息50BP,帶動10年期美債收益率大幅下行,盤中一度歷史性跌破“1%”。此后,經歷了一天的橫盤后重拾下行趨勢,在3月6日下觸至0.74%。北京時間3月9日上午,美債10年期收益率再度跳水至0.53%附近,又一次刷新歷史新低。

“新冠疫情海外發酵后,全球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美聯儲降息預期再起,全球再次進入降息和貨幣寬松通道,美債乃至全球債券利率都出現明顯下行。”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稱,“短期內,國內債市受到全球疫情和風險偏好下降的影響,收益率也出現快速下行。”

隨著美聯儲的快速降息和美國國債收益率的快速下降,中美利差在最近一段時間出現上升。比如今年1月,美國10年國債收益率在1.8%附近,而中國則在3%-3.1%,兩者相差120-130BP,但目前利差已經擴大到200BP左右。

在此背景下,海外投資機構持續加倉中國國債,進一步推動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中央結算公司3月3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月末,該機構為境外機構托管債券面額達19516.02億元,同比增29.03%。從券種看,國債、政策性銀行債是境外機構重倉債券。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原油價格的大幅下跌加劇了通縮風險,對美債乃至全球利率水平都形成了壓制。Wind數據顯示,截至3月9日20時,布倫特原油價格徘徊在35.45美元/桶左右,相比上日暴跌21.6%。

后續走勢幾何?

事實上,中美利差的擴大,意味著中國的貨幣條件在利率層面是偏緊的,已引發全球資金流入中國,從而推動人民幣匯率走強。Wind數據顯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由2月下旬的7.02左右升值至目前6.95左右。

“如果不希望中國的貨幣條件偏緊或者人民幣被動升值過于明顯,在海外利率下降幅度較大的情況下,有必要進一步引導國內政策利率下降。”陳健恒稱。在此之前的2月17日,一年期MLF利率下調10bp至3.15%,帶動了債券收益率下行。未來政策利率調降后,仍將利好債市。

陳健恒測算稱,假設美國10年國債收益率不再下行,而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從現在的190-200BP回落到去年130-150BP的水平,那么中國10年國債收益率應下降到2.0%-2.3%。換言之,目前還有30BP左右的下行空間。

明明認為,在政策空間狹窄,金融市場脆弱的環境下,疫情繼續擴散可能會成為全球利率進一步下行的催化劑。綜合來看,3月份長端利率仍有下行空間,10年期國債到期收益率目標區間為2.4%-2.6%。

江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屈慶稱,從趨勢看,在海外疫情沒有緩和之前、國內外貨幣政策依然有放松空間的背景下,目前債券利率下行空間仍存。但是也需要關注的是,短期內利率下行太快,可能存在反彈風險。

在2016年利率創下新低后曾實現V型反轉: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2016年8月的2.64%反彈至2016年12月的3.4%,僅用了不到半年時間。當時V型反轉主要因為供給側改革和居民加杠桿,使得通縮轉為通脹。但此次出現V型反轉的概率較低,核心原因在于企業、居民都面臨杠桿較高的制約,短期內難以通過加杠桿提振投資、消費需求。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